26第 25 章

2017-10-14 06:44

  李娇阳成绩虽然比以前成绩好了,可考首都的名校还是有距离的,思量下来,还是考本市的大学,在全国也能排上前十。李娇阳不定性还能惹祸,李家的又都在本省,真有点啥事在口也好解决。李娇阳心不甘情不愿,可她比谁都明白朝中有人好办事,也明白自己这点小脾气出外就使不转了。没有不散的宴席,好朋友那是记在心里一辈子的,况且她家还在省城,跑得了也跑不了庙。。。

  李娇阳从来都是能想敢做的脾气,大半夜的和狐朋狗友吃吃喝喝,忽然想找田宓儿说说话、想吃田宓儿做的饭了,开着她哥的红色法拉利,连夜就兜到首都来了。

  李娇阳长的就不差,不过好中性打扮,但绝不会让人混淆性别。一身帅气的休闲小西服配纯白的休闲板鞋,首都天气比省城热,火红的跑车开着敞篷,一进校园回头率百分之二百。

  和田宓儿俩人打电话聊天的时候,她对北大校园也有个概念,找到了大致的,下车开始打听。谁过来问谁,一走一问,不大会儿大家就都知道有个开跑车的来找外语系系花田佳人了。

  田宓儿也是辗转反侧从别人那听到有人找自己,那会儿她正在图书馆看法国历史,茫然的出来,就看见李娇阳立倚在大红色的跑车前。

  交朋友是相互的,李娇阳跟她交心,田宓儿也,俩人就是修了几辈子的好朋友,这辈子还是相互扶持友爱互助。

  “来看看谁敢给我李娇阳的朋友脸色看!”俩人隔几天就通个电话,互相倾诉下学习和生活,田宓儿两辈子唯一的一个朋友,对她在心里上也很依赖。

  看田宓儿要教训她,李娇阳告饶:“快领我去你寝室躺会,开了半宿车,还有点宿醉,脑袋疼死了!”

  什么!!你还酒驾,不知道十祸九醉啊,balabala。。。。。田宓儿要带她回家休息,李娇阳说:“睡一觉我还得回去呢,明天我爸过生日,我要是不露面还不得把我腿打折啊!”

  什么!!真是想一出是一出,说好听点还有点古代文人的风范,雪夜会友一类的,说不好听就是太任性了。不过看她没精打采的样子,还是先让她睡一觉缓缓吧。

  李娇阳沾上枕头就睡着了,田宓儿找电话给李娇阳家去了个电话,李伟早被女儿跳脱的个性磨得没了脾气,又惯会宠孩子,没想着教训,只顾着给她擦。听说她现在人在,晚上还要赶回,想了一下,问了她的地址,就说会找个司机过去。田宓儿又在学校外的小食铺买了饭菜,回去看李娇阳还睡着,就拿了法语基础来看。

  她发现她现在的记忆虽好,可也不是过目不忘,只是不像别人学记那么吃力而已。而且时间越长,这种优势越不明显,一切还是要靠自己的努力。好在她本身就聪明伶俐,对于学习方法掌握的还快,应付功课还是绰绰有余。

  下午,李娇阳睡醒了,田宓儿带她去简单冲了个澡,回来饭菜还不凉。李娇阳也饿狠了,吃的香甜,这会儿寝室的几个人也都陆续回来了。田宓儿给李娇阳和宋柯相互介绍可下,俩人相对,给对方留下的印象都不错,又有共同的朋友,君子之交淡如水,虽然只是几句话。

  三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,多是听田宓儿在唠叨,宋晓欢也回来了,看见李娇阳眼睛一亮。

  “你就是连夜开车来看田宓儿的那个人!你们关系好好啊!真的好羡慕田宓儿能有你这么好的朋友,我们都是同龄人,以后也多多交往吧!相信我们也会成为最好最好的好朋友的。”宋晓欢天真烂漫,大眼充满真诚,让任何人都不了。

  可李娇阳是谁啊,亲爹的面子都不卖的人,从小到大没人敢跟他挑刺叫板的。就看她细眼一挑,咬着筷子尖带着点痞笑的问:“你谁啊?!我认识你姓谁啊!怎么你们北大都流行自来熟啊!小姑娘还是安分点才讨人喜欢。”

  宋晓欢在是天真,也不难听出她的口气不善,大眼妒恨的死瞪了一眼田宓儿,随后沁满了泪水摔门走了。周雪回来就是整理下姿容,一脸讥讽的看着,好像田宓儿李娇阳宋柯的和谐是多么做做一样,看见宋晓欢摔门走了,拢了拢头发一甩包也跟着走了。

  李娇阳‘呲’了一声,用馒头夹了一大筷子辣椒酱,大咬一口之后辣的嘶嘶哈哈的说:“以为你们北大不是精英就是文人学者呢,真是梦想破灭,林子大了什么破鸟都有。你说你训我时就一套一套的,对别人怎么就跟小媳妇似的,看着真让人生气!别说你认识我啊!”

  看她那副恨铁不成钢的样,田宓儿不在意的笑笑:“你是我朋友,我才关心你,别人好坏自己带着,跟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。”

  吃完饭,田宓儿又带着李娇阳去找田野,总听她说有个哥哥,一直没机会见。田野正跟着导师做实验,忙的连午饭还没吃呢,田宓儿赶紧给他打了份炒饭,他又匆匆走了。

  送走李娇阳,晚上田宓儿就住学校了,第二天回去,听说赵来电话了,说今天晚上还会打过来。吃完饭田宓儿就守着电话,赵时间概念很强,准时的打来了电话。

  部队建制现在已经初具规模了,各项规则也都开始执行了,每月三次探亲假,不过现在他事多,实在是回不去。田宓儿就问过去看看行不行啊,赵说:“这里不通车,而且家属楼还没建好,交通住宿都不方便。”

  田宓儿会开车,虽然现在还没有驾照,可现在查的也不严,赵家还有车,她打算开车去看他。快两个月不见了,要象集训那样或者是离的远也就那么地了,现在离的近又能探亲,她都恨不得直接飞到他身边去了。

  先去全聚德打包了几只烤鸭,酱了几大块牛肉,用羊排肉炒了一大盆羊肉串。香辣肉酱、肉臊子酱、酱爆干炸小银鱼、酱虾爬子,他不爱吃素的,也不给他准备了。他整天训练,体力消耗大,喜欢口味重的,做些酱菜放的时间也长。

  只是没想到地方那么偏僻,在山下就得登记,不然当擅闯军事重地严处,被击毙也是不负责任。赵在山上一听说他媳妇儿来了,还以为杨跟他开玩笑呢,开车到山下一看,可不就是他小媳妇儿本尊么!

  赵已经能听见自己咬牙的动静了,看她是三天不打就要上房揭瓦。田宓儿也不傻,当然能看得出他有暴走的迹象,娇娇的晃了晃他的衣角,语气带着些包屈,说:“你现在放假又回不来,人家想你了嘛!”

  以柔克刚,一克一准,百炼钢顿成绕指柔。他自是知道军嫂不好当,享受不了丈夫的,还要撑起一个家。自己媳妇儿年纪又小,又离家在外求学,怕更是心里没根没安全感。

  帮她把车在山下停好,从后备箱把几包东西搬到自己开下山的车上,赵大掌一托,让她坐上那辆彪悍的军用大吉普。汗,不能想象她自己爬上去的样子,这车看着比悍马还威武,今天她可是精心打扮过的,小瓢鞋、紧身裙、合体小衫收身半长款小西服。一身OL的装扮,却难掩青春气息,多增了几分的妩媚。

  过了,一山道四下无人,田宓儿趴在赵耳朵上说了句悄悄话。赵‘嘶’了一声,这是什么妖精变的啊,专门来打击他自傲的自制力的。

  大掌揽过她漂亮的小脑袋重重的亲了一口,的说:“等着,看我不狠办你一回的,到时候求饶也不好使。”

  田宓儿小手一伸,也在他裤裆的地方摸了一把,说:“二分钱买个瓶子,就嘴会说!我这块地在这摆着呢,在不耕都快旱死了。”

  两口子在一起,说话百无禁忌,不管在外面多正直多不阿多严肃,上了炕也得脱裤子。所以说冬天般严厉那是对外人,跟家里是春天般的温暖,夫妻俩一黏糊那更是百花盛开了!

  赵开车一进营地,就看见两排穿着迷彩背着负重,脸上抹的五颜六色大花脸的士兵们热烈欢迎,一溜溜灿烂的笑容雪白的牙齿,轮圆了巴掌鼓的起劲儿。

  这么大的阵仗,总让田宓儿有点羊入的感觉呢,后尾巴根有点冒凉气。赵下车,绕到另一边又把田宓儿托了下来。

  “都挤这干什么呢!动作都完成了么!等着挨训呢是吧!”赵瞪着虎眼,中气十足,也是一身迷彩,挽着袖管露出蜜色的结实铁臂。训这些铁铸的爷们儿跟训小学生似的,别看部队规矩严,可你要是没真本事也制不住这些刺儿头,能来这个建制的哪个不是原部队的佼佼者。刚开始也不服气,这两月下来,全都对赵这个大队长心服口服的。

  这时杨过来了,一脸,看着就适合搞思想工作,和田宓儿握了下手,说:“弟妹可是咱们大队第一个来探亲的家属,当然要欢迎一下了!还在食堂给你准备了个欢迎会。”

  “这太不好意思了,我一会还得往回走,别麻烦了!”田宓儿推让,本来就是来看看丈夫,倒给别人添麻烦了。

  “不麻烦!有嫂子来探亲,这帮猴崽子心里热乎着呢,况且还能顺便改善伙食,心里都乐着呢!”

  看赵点头,估计是他们军队里不成文的规矩吧,说:“那正好我也尝尝部队里的伙食了,我还在家做了点吃的,一会大家也尝尝。”

  幸亏当时想到要多做点分给他的队友尝尝,不然空手来还吃人一顿,怪不好意思的。

  对于举报的问题,小仙决定和他死战到底。有妞儿给小仙建了个群,群号是200383545要是被河蟹了大家就去群里找,发信箱神马的小仙真是有心无力,没法面面俱到,请妞们理解。

  《重生之兵哥哥好哥哥》情节跌宕起伏、扣弦,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小说,笔趣阁转载收集重生之兵哥哥好哥哥最新章节。